哈登主动致敬的无名对手,曾嗑药、落选,混迹NBA最底层,作死豪斯应跟他学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9

  当特里尔在球场上单扛哈登的时候,最想要成为他的豪斯正在家里看电视,琢磨着如何发下一条取悦火箭的推特。

  就在一个月前,豪斯还志得意满:他是那支状态最好的火箭的主力后卫,每场打25分钟,高飞遁走在十佳球里频频露面,NBA似乎手到拈来。

  但此时的他,只能在毒蛇队,拿着每天544美元的薪水,回想那段身穿红色4号球衣的峥嵘岁月。那很可能已经成为回不去的曾经——如果他不能用诚意打动火箭回心转意,接下来的两个月,在人来人往的NBA,除了耿耿于怀的火箭球迷之外,不会有人主动想起他。

  最尴尬的地方恰恰在此:丹纽尔-豪斯,现在还在火箭的名单上,而且他必须要为里奥山谷毒蛇队打完剩余的赛季。

  在小里弗斯适应体系坐稳首发,而戈登如期归来后,火箭的后卫线不再捉襟见肘,守在饮水机旁的第五后场,是10天合同的纳纳利,还是比他强一点但要价贵得多的豪斯,似乎也区别不大。

  颇具讽刺意义的是,这场火箭逆转尼克斯,双方表现最好的两位:61分15篮板的哈登,和31分10篮板的特里尔,却都和豪斯有些联系。前者因为身边缺乏火力援助而被迫开启杀神模式,而后面一位,则在这场注定被后世反复提及的经典战役中成为了最著名的配角,对他而言,也称得上“一战成名”。

  阿朗佐-特里尔,尼克斯14号,身高1米96的得分后卫,落选秀。在赛季开打之前,他也只是籍籍无名的双向合同一员,为了加深印象,人们还是有必要在他的名字前面加上“艾顿的大学队友”来增加联想。

  但当这场31分10篮板之后,人们会从此记住他的名字:在主教练被驱逐之后,一个落选秀挺身而出,末节独得12分带领这支重建队抵抗MVP候选人。阿朗佐-特里尔,他的正负值和哈登一样高达+19,虽然输了比赛,但他依然是纽约的孤胆英雄,赛后哈登主动走过来和他握手,MVP对他送上了最郑重的肯定。

  赛后的媒体一致称赞尼克斯押中了宝的时候,特里尔也在感慨,这次孤注一掷,他赌对了。

  在高中时代,特里尔享誉全美,他被几大媒体评为五星高中生,还在乔丹精英赛中分享了MVP,仰慕已久的安东尼为他颁发奖杯。事实上在2009年,13岁的特里尔就已经登上了《纽约时报》的版面,而纽约也成为了他向往的圣地。

  但他的大学时光却一地狼藉:虽然身处强队亚利桑那,三个赛季分别有14.8分、17.2分和18.1分的贡献,却因为不断出现意外而让他的印象分大减:大一赛季手部受伤提前报销;大二赛季涉嫌服用违规药物禁赛,还卷入了一场车祸;停赛19场归来后拿下Pac-12赛区最杰出球员之后,大三赛季再次药检呈阳性。亚利桑那大学辩解称,特里尔体内仍有同一药物的残余,但这个说法毕竟太过无力,而对大学时光再也没有耐心的特里尔宣布参选:尽管行情极差,但他对自己充满信心。

  至少这段时间他是开心的:每次试训都有不错的回应,那些球探们更看重他在防守端的凶狠,和爆炸的身体素质,在尼克斯的试训也非常成功,不出所料的话,尼克斯的次轮第36顺位,就是留给他的。

  然而就在萧华结束第一轮的选秀之后,志得意满的特里尔接到了尼克斯打来的电话:他们意识到曾经有着乐透前景的中锋米切尔-罗宾逊会落到第36位时,管理层当即做出了决定。他们通知特里尔,球队不会选他了,问他是否还愿意以落选秀的身份加入,成为一名双向合同球员。

  特里尔毫不犹豫地同意了,他拒绝了之后打来的电话,41顺位的魔术、43顺位的掘金、46顺位的火箭,然后他成了落选秀,并第一时间和尼克斯签下了合同,“经纪人跟我说,要么自己选择落选,加入你想去的地方,要么被选中,然后去一个不知道会对你怎么样的地方。你希望今天被喊到自己的名字吗?”特里尔回想起来,有些遗憾却并不伤心,事实上,之后的那三支球队都没有留下自己的签位:前两个被交易掉并且至今没有登陆联盟,第三个选了梅尔顿,并在赛季前换给了太阳。

  “生命中总会有不顺的事情,但那些不可控的总会过去的,”特里尔在选秀大会之后说,“现在的情况肯定和我预测的有很大不同,但生命中总是会出现一点小插曲,我能做的就是保持乐观,相信自己。”

  他也的确有着爆棚的自信,虽然只是双向合同球员,但特里尔坚信自己是可以直接打进轮换的NBA球员。在新赛季揭幕战上,他邀请了同样来自西雅图,巅峰期效力尼克斯的内特-罗宾逊来看他的比赛。他不仅上场了,而且打了26分钟,拿下15分,并且在比赛中完成了一记撕破防守的大力战斧暴扣,麦迪逊广场花园掀起了歇斯底里的欢呼——那个球最终成为了赛季首日的最佳扣篮。而特里尔面无表情跑回半场,在暂停声响起的瞬间,身穿着“我爱纽约”T恤的内特跳进场内,和他用力击掌。

  “这是我的风格,把球场点燃就是我的职责,”特里尔说,“我一直看其他人的比赛,并想尽办法把那些精彩的动作融入我的比赛,创造力和想象力是我与生俱来的天赋,我会让比赛变得更精彩,更爆炸。”

  前21场,他在23.2分钟里拿下11.3分,完全是合格轮换的水准。45天双向合同也很快到期,尼克斯将他的合同转为正式合同,但和平常的底薪不同,纽约提供的是一份2年693万的1+1球队选项合同,这位落选秀今年将从纽约拿到338.2万,比第11顺位的吉尔吉斯-亚历山大还要高。

  “是我的总归还是我的,”特里尔并不因此骄傲,“我要做的就是证明球队对我的信任是值得的。”

  尽管此时的尼克斯还在不断输球,也早早与季后赛无缘。但特里尔的未来却异常光明:在这支球队里,能够担任二号位的考特尼-李、小蒂姆-哈达威以及弗兰克-尼利基纳,都在球队的兜售名单上,而防守凶悍,观赏性极高的特里尔,显然已经征服了一向严格的主教练菲兹戴尔。

  “我喜欢他的能量和态度,”菲兹戴尔如此评价这位新秀,“不管胜败与否,他对比赛的积极性都是无可挑剔的,他是人人都喜欢的好队友,脑子里想的只有如何变得更强。”

  这是一个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故事:23岁的特里尔,只用了半年时间,就回到了顶级新秀的行列,尼克斯把他和9号秀凯文-诺克斯都视为球队的未来,加上那个抢了他顺位的米切尔-罗宾逊,尼克斯将进入下一轮的重建,但特里尔已经是重建中的重要一部分了。

  特里尔的故事值得借鉴,但他和尼克斯的互有情意,放在豪斯和火箭身上,显然是不能套用的。

  同样双向合同到期,同样也是20分钟的轮换得分后卫,同样身体素质爆炸,防守态度凶狠。豪斯以为,火箭也能拿出还剩下的390万中产特例给自己开一份合同。但等来的,却是一份3年底薪,还是不保障的。

  即便后来改成了全保障,这份底薪也远远不如一年到期的——队友加里-克拉克的就是一年转正合同。不过在火箭心中克拉克的顺位显然是优于豪斯的:最初不保障底薪签下豪斯的时候,火箭就是先裁掉豪斯,转正克拉克之后,才用双向合同继续签的豪斯。或许这位25岁的联盟流浪汉还没意识到,特里尔和克拉克,都算是纽约和休斯敦的嫡系部队,而自己只是个雇佣兵而已。

  不同的家庭,总是有不同的生存方式:莫雷虽然在顶薪球员上没有话语权,但用小钱搞定不错的角色球员,在联盟却是首屈一指。解决底薪球员的威胁,他有的是办法。

  而且豪斯这段时间的作为,也的确让多数持中立态度的火箭球迷寒心:不光是在社交媒体上不断抱怨,还点赞了丁威迪带队翻盘火箭的推特,更是在球迷提醒他“为何不愿与火箭队史第一得分后卫打球”时回复“他和麦蒂比又如何?”前者尚且可以理解为与丁威迪同一公司的应援,后一件就是为了黑而黑了。

  那么,既然不愿意为第一得分后卫打球,有的是人愿意。在这个只有30×(15+2)的金字塔尖上,成为2中的一员已然不易,但想要一步登天,未免操之过急了。

  豪斯或许还不明白,NBA终究是商业联盟,却也和人情无法彻底割离,他始终没能证明火箭没他不行,却不断把自己浇铸成了刺头的形象。未来也许有继续打NBA的底薪机会,也许只能继续流浪天涯,但种下的果实最终是自己品尝,有的人甜美,有的人只有苦涩。

猜你喜欢